寫下了標題後,久久無法再往下寫,那不捨的情緒再度潰堤排山倒海而來~

 

201411月初,身體已不適的他,堅持要到嘉義大學,即使不再教課也要處理好後續事宜,卻在前往學校教課途中腦中風倒下。昏迷指數只剩3,醫生也發了病危通知,我想~上帝憐憫了我們無法接受這突如其來的震撼,存留了父親的生命氣息,讓他醒了過來,只是,腦傷卻使他沒有自主的意識無法生活自理,也不認得我們,但我們還是存著盼望,盼望他能慢慢回復意識,能跟我們互動!只是,心理也很掙扎,失去行動力的他如果恢復意識對他是很慘忍的!

 

父親後來住進了署嘉的護理之家,也申請了一位外勞照顧他、陪他復健,我們每個月,回嘉看看父親也陪陪母親,我們依然等待著奇蹟的出現。這期間,我及小弟也都在去年2015年結婚了!我想最大的遺憾,是父親沒有辦法參加我們的婚禮,為我們祝福!

 

2016425日,我們接到了父親病危的通知,連夜趕回嘉,父親在加護病房內奮戰,在見不到父親的情況下,我們等著隔日的探病時間,卻在前往醫院的途中接到通知,父親已停止了心跳…他一定是不忍我們需要做出拔管的痛苦決定,先走一步,可為什麼不等我們~~~讓我們可以見您最後一面啊!

 

201657日在新港教會為父親舉行告別禮拜,親友們來送他最後一程,父親畢生努力認真、堅守責任、具正義感、善於照顧人、盡守友誼,一生為人留下美好的脚跡,他現在卸下了世上的勞苦重擔,安息主懷回天家,我們相約在主裡,將來天家再相見!

DSC00086  

 

DSC00101  

 

小時候,父親常常帶著全家一起出遊,也常常要背著行動不便的爬上爬下~

7  

 

4歲罹患了小兒麻痺,父母親尋遍了各方的醫療要治療我的病,所以我也住過了大大小小的醫院,印象很深的是,父親常常騎著摩托車,大老遠騎到嘉義基督教醫院來看我,在那個物質仍是缺乏的年代,我卻常常有父親帶來的雞腿可吃! 

 

小學二年級遠到台北的振興醫院治療時,一個二年級的小孩子遠離父母,住在遠在台北的醫院裡,也常會想父母而掉淚…那個年代要上台北,需要搭一整天的火車,我卻常常有父親帶來的肉乾可吃!一直以來,父母對我的愛,是加倍的!

 

不管是治療、讀書、就業,父母的愛從未少過,隨著年歲的增加,他們的身子越來越多病痛,我能為他們做的卻非常有限! 

 

父親這幾年身體的健康狀況逐漸下降,一年半前他中風倒下,從昏迷指數3的情況下救回來,卻失去了自主的能力,不認得我們,也無法與我們互動,但只要我們去看他,他還是在哪裡等我們啊!可現在~卻再也見不到他的身影,心中不捨的情緒,無法停止

 

親愛的爸爸!感謝您養育之恩,感謝您給我們滿滿的疼愛,感謝您的背永遠那麼大,感謝您陪伴我們走過人生的許多重要時刻,縱有萬般的不捨,我們也只能相約在主裡,將來天家我們再相見!

 

父親的背~~永遠那麼大!我不會忘記的!

 

39  

 

35  

 

36  

 

 

    全站熱搜

    Holly 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