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張忠謀


 


通常越有知識的人,越相信講理就可行遍天下。講理也許可行遍天下,但行到家裡就不通了。家裡的老婆就是不和你講理的人。


 


常常有那麼一種男人,在外面人稱教授,開會儼然專家。面對一屋子的人演講,能引經據典、侃侃而談,聞者莫不折服。但走進家裡,面對識字不多的老婆,說盡天地間的大道理,說得唇焦舌乾,就是不能使老婆講理。他始終不明白一點──夫婦並不是講理的關係


 


想想看,她當初嫁給你,豈因為你擅長講理哉?實指望你疼她、寵她一輩子也。如今你忘了疼她寵她,動輒要和她講理。你很講理,會講理,能把白馬說成非馬,她早就知道,她就是不吃你這一套,你便有一百個理又待如何?


 


其實你只要略施小惠,稍表殷勤,說句感性的話,送個小禮物,眉目間表示未忘對她好,你就是一百個理通通不對,她也願意聽你的。


 


女人之於男人,只要你對她好。你對她好了,你作強盜,她願意作強盜婆;你作漢奸,她願跟著你挨罵。


 


但你不疼她,你再偉大,你是聖賢帝王,講不講理一概與她無干─這是把事情說得極端了。重要的是她的基本意識型態如此,你要和她講什麼理?


 


有一天,如果碰巧她在和別人講話,你不妨注意聽聽。


你會猛然發現,原來她和別人講話,是很講理的!可見她只是不和你講理。她故意不和你講理,當然是暗示你要以理之外的感覺對待她。可惜你從柏拉圖讀到康德的『純粹理性批判』,涉理深矣,迷於理亦深矣,聰明一世,就是想不起該什麼時候講理,什麼時候不必講理。


 


當蘇格拉底一生誨人無數,就是與妻子說不通理。蘇格拉底,智者


也,尚有不逮,你我又待如何?


 


每一株玫瑰都有刺,正如每一個人的性格中,都有你不能容忍的部份。愛護一朵玫瑰,並不是得用力把它的刺根除,只能學習如何不被它的刺刺傷,還有如何不讓自己的刺刺傷愛的人。



 

    全站熱搜

    Holly 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