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沒有信仰和自由肉體裡,靈魂會因困乏而死去


如果有人逼迫你忘記不該忘的東西,你應該反抗、你應該戰鬥,你不該讓自己變成被豢養的野獸!


因為我們都是驕傲的賽德克.巴萊-真正的人


 


因著喜愛「海角七號」這部電影,魏德聖導演的夢想是要拍一部能讓國際影壇對台灣電影刮目相看的的「賽德克.巴萊」,於是,這讓Holly對這本書產生了興趣


 


「賽德克.巴萊」是賽德克語『真正的人』的意思。


 


這是一個關於「夢想」的故事


小說裡的主角莫那魯道有一個夢想,就是將那些外來侵略者趕出賽德克族土地,堅持驕傲的生存下去!


 


這也是一個關於「英雄」的故事


莫那魯道是賽德克族英雄,也是台灣這塊土地永遠的英雄!他義無反顧地率領族人勇敢抵禦侵略者,以長矛弓箭、血肉之軀來對抗敵人的精良武器,終於用生命寫下撼動人心、流傳後世的壯烈故事!


 


故事的背景,是發生在1930年代的霧社事件,一開始原以為這會是部沈重的歷史故事,但讀著讀著~~~彷彿進入了小說故事中,站在台灣土地上,以原住民主體的歷史思維,重新面對歷史上民族衝突的傷口


 


<故事大鋼>


故事主角莫那魯道(Mona Rudao)是泰雅族馬赫坡社人,自幼聰明伶俐,學習山田耕作和狩獵生產等技巧均有所成,尤擅長領導統御,加之體魄強健,於是在霧社各族群間逐漸建立威勢,後來成為一方領袖。曾自日本內地見學旅行歸來說:「日本人像濁水溪的石頭一樣多,也像霧社森林的樹葉一樣繁,但泰雅族抗日的志氣像奇萊山一樣的雄壯。」因為不滿日本人的統治與對原住民的不尊重,誓死保衛泰雅家園,以驅逐日本帝國主義的肆虐和蹂躪為志,於是發動霧社事件。


 


那天是日本政府為紀念白川宮能久親王(明治天皇的弟弟)死於台灣而舉行「台灣神社祭」,霧社地區照例舉行運動會,泰雅族人認為這是發動起義的好時機;於是莫那魯道率領6個部落的族人,趁著清晨破曉時分,山地警察及其家眷尚在酣睡之時,首先發難,其後兵分多路,分成數隊陸續襲擊日本人所在據點,並切斷所有對外交通及通訊設備。


 


霧社抗暴事件爆發後,日人動員兩千餘名軍隊征討抗日的原住民,甚至駕駛飛機噴灑毒瓦斯。馬赫坡社被日人佔領後,起義原住民退入山中苦戰;為了避免消耗糧食,並且讓勇士無後顧之憂和日人對抗,婦女們更帶著幼童一齊上吊自殺。直到對日作戰已經超過40天,勇士們陷入飢寒交迫、彈盡援絕的窘境,莫那魯道見大勢已去,遂於妻兒死後,在斷崖上持槍自殺。


 


難道,你不期待彩虹嗎?這是海角七號電影中很精彩的一句對白。「彩虹」對賽德克人更有特殊的意義。賽德克族人追求彩虹那端的盡頭,來自原生的信仰,和亙古流傳於自然林霧中的祖靈庇護。不過日本人的到來卻將許多的信仰強制的更改,並且將這些蘊含著深刻意義的習俗稱為「惡習」,並要族人屈服於日人的不平等對待。


 


這讓族人擔心,這樣的破壞與停止的習俗會不會讓未來後代無法再上天堂與祖先見面了,因此反抗事件中,族人們相信:或許身體會因為戰爭而毀壞,但是他們所追尋那心靈上的安居場所,就在彩虹的那端。


 


 


<摘錄精華>


這本書中有些詞句實在優,Holly個人摘錄如下:


1.莫那魯道的父親過世前對莫那魯道說:「一個賽德克活著,就是為了要取得通過彩虹橋,進入祖靈世界的資格,要遵守祖靈的規範,做一個賽德克巴萊。」


 


2.莫那魯道走了一趟日本後,他的眼界看到了更遠的地方,從此,他的手變得更謹慎了,他的眼神依然銳利,但卻學會了在與日本人周旋時不攖其鋒他的腳步依然雄健,但學會不再輕舉妄動,他把他的愁與恨,變成了悶燒在心中的柴火,驅使自己去找尋更大的力量和通達的智慧,他要讓自己走得長、看得遠,去完成一個賽德克子孫應該要做的事情,他得讓日本人知道賽德克人的驕傲!


莫那不希望自己的反抗只是一陣無足輕重的微風,他要打的是一場用血染紅天地的仗,即使犧牲生命也在所不惜,就算日本這個巨人難以撼動,他也要自己成為一根虎頭蜂的毒針,讓巨人狠狠的痛過一次才甘願,如果犧牲不能帶來任何疼痛及反省,那麼犧牲是沒有任何價值的


 


3.莫那下決心:


莫那的耳裡突然響起父親在他第一次出草前對他說的話,那是貴重無比的教誨。「你得學會控制你的心,因為你的手再強壯,你的腳再有力,你還是得找到對的風向,有對的風向,老鷹才飛得高,沒有心的指引,老鷹也會變成無頭的蒼蠅


 


 


4.溪水的行進有時急迫,有時平緩,尤其當河床產生高度的落差時,那水流仍義無反顧的落下,散碎成了瀑布,帶來了聲響,然後再重新聚集成一泓清澈的潭水。蹲坐在馬赫坡溪畔的莫那,看著自己飄盪在水面上的倒影,思索著關於得與失、生與死的問題。「是不是人的靈魂也像眼前的溪水一樣,總得有一個最後的歸處?在回歸到個終點之前,人會經歷過幸福的時光,但也會受傷、失望、甚至死亡,那過程是不是就像溪水有許多不同型態一樣,不管是激流、漩渦、深淵,還是平潭,最後都會匯集到海洋去」「如果每一個生命誕生最後的目的都是死亡,那麼問題的關鍵只在於死亡該用什麼形式到來,是不是呢?


 


5.當莫那難過地嘆說,我阻止不了日本人,也沒有能力保護族人時,彷彿見到已逝的父親雙手環抱在胸前,看著溪流、看著高山、看著天空、再回頭看著莫那:「在昏黑的天色下,雷光削過巨石是多麼美麗的畫面啊!」父親蒼老但充滿力量的歌喉變成了一雙扶持的手,讓心中為戰與不戰的莫那不再跌跌撞撞,那些原本塞在莫那胸口的煩惱,竟好像開始崩解。


 


6.莫那審視著手上那把跟了他30多年的蕃刀,刀鋒上一個一個微小的凹痕,好像審視著自己的一生一樣,那些為砍擊硬物而留下來的缺陷,就像自己曾受過的傷,即使留下疤痕,但一切起伏都無損於那一份鋒利,不管是在刀刄或是自己的靈魂裡,那鋒利還是最讓敵人聞風喪膽的武器。


 


7.莫那看著年輕的族人,他不怕年輕人犯錯,只怕年輕人連拚鬥的精神都拿不出來!一個人可以一無所有,但至少靈魂要富有,一種勇氣上的富有!


 


8.人的心像植物一樣,存在著某種向陽性,哪怕是在無盡的黑暗之中,它還是會奮力的伸展出枝芽,朝著明亮的地方前進莫那的話如同霧裡的陽光,一顆顆原本被恐懼脅迫的心,慢慢又生出力量,所謂的領袖就是要有這樣的能力,面對著讓人沈淪的怯懦,總有人要站出來將大家敲醒,告訴每個人,最大的勇氣來自於克服最大的恐懼,翻越了,人就海闊天空!


 


9.當一個人的問題接連不斷產生,其實是一種焦慮的表現。莫那清楚,要讓一個人成長最快的方法,就是讓他學會面對悲傷,然後殺死悲傷,就跟每個人在學習如何面對疼痛一樣。


 


10.榮譽是人燃燒的引信,對物質的渴望又何嘗不是?人一旦毫不保留的將意志專注在某一件他想得到的事物上,他的靈魂就會接通身體賜予力量,這份意志無關情操的高尚與否,只在於渴望的強度。


 


11.親日的賽德克人鐵目10歲左右的兒子:我猜想在彩虹的頂端,應該有一座最美麗的獵場,只有最勇敢的戰士才夠資格去那裡守護。所以我們和莫那他們都必須不斷互相戰鬥,來向祖靈們證明自己才是最勇敢、最善戰的賽德克巴萊,如果我都因此彼此證明自己了,那在彩虹頂端的美麗獵場裡,他們、我們就將會是永遠的同盟戰友,不會再有仇恨了,對不對


 


12.每一個視榮譽勝過自己生命的人,都是為了一種信念而戰,這種信念可以讓他在面臨困惑時,適時的提醒自己,值得一個人用一切力量去捍衛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13.莫那的兒子達達歐面對族人選擇自殺與否時,說:「大家都是受盡折磨的可憐人,活下來的人並不見得比死去的人來得輕鬆,因為人活在這個世界上本就是受苦,那些害怕死亡的人儘管躲避了死亡過程中的折磨,卻得在他心臟跳動的每一秒裡,接受生存這件事的凌遲,尤其是心中帶著愧疚的人,要活下去其實也要有很大的勇氣。」


 


14.當我們從傷痛中痊癒,撫摸著自己曾受創的地方,我們或許不會懷疑那原來存在痛楚現在跑到哪裡去了,但是就像這山中的風會不時吹起一樣,對於那些曾確實發生過的事實,對於那些只剩下回憶存活著的人們,我們應該也要偶爾想起他們,即使偶爾,他們應該也會很高興吧!


 


 


<後記>


1.看完書後,莫那魯道這個人物原只是小說中的主角,那天不經意在百萬小學堂中看到一個題目,才發現:央行在20057月發行面額為20元流通硬幣,硬幣上頭人物就是莫那魯道耶,哇~真有其人呢!而且是號英雄級的人物啊!


2.看著書中許多如出草、砍頭、上吊自殺等的血腥畫面,不知小魏導演會如何呈現?


3. 誠心希望大家信心堅定地去尋找每個人心中那道永遠的彩虹。


 


先來看看花了250萬拍5分鐘氣勢磅礡的預告片,影片取景很漂亮,有阿里山的森林、奇萊山等難一見的台灣美景,還有賽德克原住民演員,尤其莫那魯道的太太洗去臉上的偽裝露出鯨面,而後莫那魯道開槍殺了太太那一幕,真的很震撼!


 



 


創作者介紹

Holly的迷人天空

Holly 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